大劫主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引凰为后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太顽固
    文太后是燕国延平帝的发妻,安肃帝的嫡母。

    当初随着延平帝在王府中恬淡度日十余载,虽然未曾生养,却很得王府众人尊重。

    延平帝登基后,她顺理成章成为了大燕的皇后。

    可惜延平帝只做了不到半年的皇帝,连储君都未曾选定便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文太后是个不懂弄权的女人,面对年纪相当的六个庶子,一时间竟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孰料卓淑妃却以二皇子养母的身份召集了一群老臣将他推上了皇位。

    自此,大燕除了文太后之外,又多了一位卓太后。

    然而,谁也没有想到,当初在潜邸中默默无闻的卓太后竟会有那么厉害的手段。

    安肃帝登基没多久,她就把文太后给彻底架空,甚至被迫搬离了大燕皇宫。

    十多年来文太后音讯全无,像是彻底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似慕容离亭这样年纪的人,除非长辈们刻意提起,根本不清楚大燕还有一位文太后。

    他离京之前特意请父王安排人手去寻文太后,因此才有这么一问。

    慕容绯道:“文太后离京后,一直在行宫那边清净度日。

    然而,五年前有暴民夜袭行宫,事态平息之后文太后也失踪了。

    事后圣上也曾派人去寻过几回,却什么消息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慕容离亭的神色暗了暗,看来文太后是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敢指望卓太后的手下败将能帮上他多大的忙。

    无非想要借她的身份一用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条路也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慕容绯又一次拍了拍他的肩:“儿子,虽然你离京的消息并未外传,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卓太后未必没有听到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慕容离亭点点头:“此次回京,沿途一直有人围追堵截,因此儿子才弄得如此狼狈。”

    慕容绯道:“他们可有认出你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这倒未曾,儿子特意改了装扮,又派出五路人马从不同的方向回京。

    瞧那些人的态度,只把我当作寻常的人,却并不知晓我的真实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待会儿你随为父回府,最近这几日哪里都不要去了。

    咱们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才能稳住卓太后,避免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他又叮嘱道:“你母妃那边也一样,千万不要露了形迹。”

    楚王妃康氏和卓太后走的太近,任凭他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儿子毕竟是康氏所出,为了防止他被利用,有些话不得不提醒。

    慕容离亭点点头:“儿子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多时辰后,父子二人回到了燕京楚王府。

    慕容离亭把父王送回他的居处后,直接去了王府主院。

    刚走到院门处,一群丫鬟婆子便赶紧过来行礼。

    慕容离亭摆摆手:“不必多礼,母妃在么?”

    一名管事婆子回道:“在呢,康莺姑娘在屋里陪她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去做事吧。”慕容离亭简单吩咐了一句,迈步朝正房走去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康莺违背他的意愿,将司徒六姑娘强行请回府里,他便把她送回了康家,再也不允许她插手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起来两人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。

    慕容离亭推开房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身为王府女主人,儿子回府康氏自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已经习惯了丈夫和儿子忙忙碌碌的样子,不敢指望儿子一回府就主动来见自己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日儿子一回府便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亭儿,快过来让母妃瞧瞧。”康氏冲慕容离亭笑道。

    康莺有些紧张,赶紧站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慕容离亭睨了她一眼:“康莺,我和母妃有些话要说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见他这般不讲情面,康莺红着脸道:“姑母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几乎是小跑着出了正房。

    康氏有些不满道:“亭儿,莺儿是你的表妹,有多大的怨气把人吓成这样?”

    慕容离亭行了个礼,在康氏下首落座。

    “母妃,咱们母子二人这么久不见面,您就没有话要和我说?”

    康氏一噎,这孩子的脾气真是……

    她挤出一个笑容:“好了好了,你不爱听母妃不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的母亲,慕容离亭心里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他温声道:“这几日儿子不在府里,母妃都在忙些什么?”

    康氏嗔道:“母妃一个妇道人家,除了管管家务事还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你,自打得知那司徒六姑娘定了亲,情绪就一直低落,像是变了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母妃还想着好好开解你一番,你却二话不说就去了归云庄,还这么久都不回来。

    你看看,人都瘦了一圈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离亭无奈地笑道:“母妃,司徒六姑娘就是儿子的一个朋友,她和宋国皇长孙定亲是件好事,儿子只会祝福她。

    之所以那么多日不回府,是因为归云庄那边有些杂事等着儿子处理。

    这不事情一完我就回来给您请安了么!”

    康氏如何会相信这样的话,不过只要儿子不再意志消沉,她也不会去计较那么多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司徒六姑娘的确是好,但咱们大燕好姑娘也多得是。

    你年纪也不小了,母妃该替你打算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离亭道:“母妃,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康氏不想听他的推托之词:“昨儿母妃进宫,太后娘娘还同我提起你的婚事,说王尚书家的嫡长孙女……”

    听说母妃昨日又进宫去见卓太后,慕容离亭暗暗握了握拳。

    那老女人究竟给母妃喝了什么迷魂汤!

    父王和自己不知同她说过多少次,让她无事少进宫,更不要经常去和卓太后见面。

    她却始终这般顽固,根本不把他们父子的话当回事。

    如今倒是好,连唯一儿子的亲事,她都要托付给那个老女人!

    王尚书的嫡长孙女?

    他依稀记得那也是京中闻名遐迩的美人加才女,是许多少年郎心仪的对象。

    然而,她的祖父吏部尚书王磬却是卓太后的死忠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仗着职务之便,不知替卓太后拉拢了多少官员。

    别说自己对她根本无意,就算有那么点意思,他也绝不会同死对头联姻。